荐书|多识鸟兽草木之名

摘要: 神退场之后,生存替代了神的旨意,成为万物的根本秩序和一切解释的根基。但这就是我们要的全部理解吗?

11-09 03:00 首页 财新文化



多识鸟兽草木之名

文 | 沈大园

(出版人)


多年前,雅克?贝汉的《海洋》上映,我在家乡的镇上看了这部电影。那场总共四个观众,我、一对情侣,还有等待散场清扫的阿姨。第一个镜头,海鬣蜥出现,身后那一对就开始讨论,长那么丑皮又厚肯定很难嚼。等到第一场重头戏——海豚围猎沙丁鱼上演,那厢也兴奋至极,热烈讨论这到底什么鱼、该怎么吃,这幕完结他们也走了,估计还是海鲜馆子更易于增进感情。


我们大概是整体没过口唇期,惯于用味蕾丈量世界。一方面是饿惯了,“民以为食为天”讲的可不是祖先的厨艺有多高超,而是恩格尔系数太高;另一方面整体上我们对世界没啥热忱,万物于我无非是可吃不可吃、可入药还是可杀人的问题,一切只在功用。记得上学时,生物课本里说要保护动物不教灭绝,因为随着技术发展,说不定会发现它们身上的分子或基因有很高的价值。这个逻辑里,要是对人类完全没用就该死吗?不过一个民族真是什么都吃的话,就不会有完全无用的生物了,不知道这算不算好消息。


我们也有过别的视角。清末状元张謇办了南通博物苑,他为这个近代第一博物馆写了副对联,“设为庠序学校以教,多识鸟兽草木之名”。这是一副集句联,语出《孟子》和《论语》。其时正处近代救亡图存的浪潮,张骞想将鸟兽草木代表的科学和致用推到更重要的位置。不过,这仍然不脱为我所用的思路。


说起来,鸟兽草木还是在《诗经》时代比较闲适美好,只扮演比兴的角色。关雎就是爱意和鸣,无关种属和肉质。曾经有人为蜜蜂翻案,说不过是生物学本能而已,何必谈什么勤劳?鸳鸯也不是一夫一妻制?但什么才是真正的理解呢?要把生物世界变成一堆蛋白质互相激活的故事吗?那样就没故事了呀。


本文未完,阅读原文请点击文末链接付费阅读。


注:财新传媒即将于2017年11月6日正式启动财经新闻全面收费。现在订阅《财新周刊》数字版(298元/年),届时即可自动升级为“财新通”用户(标准价498元/年),畅览财新网和《财新周刊》的高质新闻内容。识别下面二维码现在订阅吧!



刊于2017年第41期《财新周刊》


特别声明 财新文化由财新传媒出品。财新文化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财新传媒及/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。欢迎在朋友圈分享,未经许可,禁止进行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。



首页 - 财新文化 的更多文章: